乔夭夭

我曾踏月而来 只因你在山中 山风拂发 拂颈 拂裸露的肩膀 而月光衣我以华裳。

《晓薛》

   如果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那么一切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当儿时的薛洋遇到的是刚入世的晓星尘

       阳春三月,杨柳依依,燕子以矫健的身姿低低地飞过长街
       晓星尘身负长剑,雪衣长袍,眉目清朗。他缓步走在街上,心情顺畅地看着街上各色的行人,此刻天气阴沉不久就会有大雨来临,街上的小贩正忙着收拾货物,一些人行色匆匆地往家赶。在不远处却有与之相反的一幕,他看着各路的人又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幕,发现没有人好奇观望更没有人上前阻止只是各做各的,仿佛这样的事情只是常态。
       他皱着眉头看向那处,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脸上还有伤满脸泪水地抱着一个男人的腿,大声地哭诉:“信送到了,但是点心没了,我还被人打了,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盘”
       那个男人一脸烦躁,一脚将小孩踢开,他上了一辆牛车叫车夫立刻走,小孩从地上爬起来追着牛车跑,不想男人夺过车夫的鞭子就往小孩头上去,鞭子未落到实处却被晓星尘一手夺了过来。男人看着被夺去的鞭子又看了一眼眼神凌厉的晓星尘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便愤然离去。
       晓星尘蹲在小孩跟前,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还有未干的血迹,然后从袖中拿出一颗用红纸裹住的糖放在了他的手上。轻声说:“要下雨了,快回家吧”
       小孩一直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糖,等他回过神来时,那个白衣如雪的人早已不见了。

       嗒、嗒、嗒······
       雨渐渐地下了起来,晓星尘撑着买来的伞继续赶路,忽而有人紧紧地拉着他的袍子,他回头看,却是刚才的那个小孩。小孩站在雨中拉着他的衣服,形容有些狼狈像是跑了很远的路不住地喘气。他蹲下来用伞为小孩挡去雨水,温声询问:“你怎么还不回家?”
       “我,我没有家”
       他叹了一声:“那你平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去,我,我想跟着哥哥你” 语气急切,眼里满是恳求。
       “不行,你跟着我会很危险也不方便”
       小孩急得红了脸:“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没有家人也无处可去”越说声音越低,脸也低低地埋了下去。
       看着小孩拘谨又委屈的模样,心中终是有些不忍伸手摸着小孩柔软的头发,柔声道:“好吧”
       小孩听到应声立马抬头,一脸兴奋,用泛着泪光的眸子看着他。
       “今后你跟在我身边,切记不可乱跑,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要跟紧我,可记住了?” 
       小孩点头如捣蒜:“我记住了”

       “那你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薛洋”  

       晓星尘牵着薛洋小小的手继续赶路,一个大人一个小孩渐渐消失在雨中。
       自此后,薛洋便形影不离地跟在晓星尘身边,白天晓星尘教他剑法,晚上带着他去夜猎。起初夜猎时他只是躲在晓星尘后头,渐渐地他也能帮上忙杀一两只走尸,直到今日他已能独当得一面。
       梨花树下,剑影如魅身法奇绝。薛洋将晓星尘教他的剑法练得炉火纯青。
       “好、好”   一黑衣道人站在小院的门口看着如魅身影赞道:“没想到薛小兄弟的剑法如此精绝,改日一定要好好领教才是”
       薛洋停下,见那道人杵在门口手里还提了一壶酒,皮笑肉不笑道:“宋道长怎么有空来了” 

       “我来找你师傅喝酒”
       听到声音晓星尘便从屋内出来,热切地将黑衣道人迎进屋内:“子琛来了,快请进”
       看着那一白一黑的身影便想起江湖上盛传的那一句话:“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薛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傲雪凌霜宋子琛,应该是:“清风明月晓星尘,丰神隽秀薛成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2)
©乔夭夭 | Powered by LOFTER